新闻动态
科室介绍
名医风采
党群工作
就医指南

煎药员和调剂员:站在医生背后的配角

时间:2018-07-30 阅读次数:188

他们,在高温高湿环境里代煎中药,一站就是一天,为患者提供便利服务;他们,在中药材的粉尘中争分夺秒抓药,相当于一天走20公里路,为的是让患者尽早拿到药。他们,是站在医生背后的配角,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者。

    煎药员:每天站着煎50多锅中药

    7点30分,记者来到位于宽街的北京中医医院,顺着空气中的药味,找到中草药代煎室。推开门,浓烈的中草药味伴随着热乎乎的蒸气扑面而来。
    一个姓薛的小伙子正穿梭于十几台煎药机和包装机之间,不停地忙碌,额头上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。小薛家住管庄,今天上早班,五点半,小薛从家里出发,七点前到代煎室,清洗完煎药机,再和同事一起,把医生在头一天下午四点以后开出的代煎中草药,依先后顺序按煎药流程进行操作。将中草药包放进煎药锅内,加水,关盖,按动“运行”绿色按钮,煎药机开始工作。熟练完成这套操作后,小薛擦了擦脸上的汗,三步并做二步地朝“嘀嘀”作响的另一台煎药机走去,“煎药机发出的‘嘀嘀’声提示药已煎好。”小薛边说边打开煎药机底部的压力阀门,几乎同时,白色热气“刺刺”地冒出来,“动作稍慢一点就会被热蒸气或者煎药机的锅盖烫伤。”煎药机的主体类似于我们家里煮肉用的压力锅,煎药时锅内加压,药煎好后通过释放蒸气使压力回零。锅内的压力数值显示在煎药机外置的压力表上,一目了然。煎药机工作时,锅盖的温度高达100度,释放的蒸气温度可达120度。
    代煎室里唯一一个女孩小谢为了防止胳膊被烫伤,戴着“套袖”。小谢今年刚24岁,158CM的身高,中医中药学本科学历,刚来代煎室工作一个多月,已经熟练掌握煎药的每个流程。面对陌生的高强度工作,“第一天累哭了,回家胳膊疼得抬不起来,想撂挑子不干了。”小谢毫不掩饰当时的情形,“一周后才适应,男人能干的活,我也一样能干。”说着,小谢单手拎起一个装着“药渣包”的铁皮桶,向指定放置点走去。
    “中草药进入煎药机之前要用水泡上半个小时,这样在煎制过程中,才能把药物的有效成分充分煎煮出来。有专人负责浸泡中草药和运走‘药渣子’,但忙时大家都伸手帮忙。”代煎室负责人说,现有的74台自动煎药机, 9名煎药师傅分早、晚两班,每人负责8个锅、2台包装机。现在平均每天要煎500锅中草药,天气转冷后,每天的煎药量可达600锅,相当于每天每人至少煎50锅。
    午饭前,在锅内压力的作用下,小薛熟练地把一锅煎好的中药汤“转移”到包装机最上端的透明桶中。桶的形状和大小类似于饮水机上的水桶,调节包装机上的红色按钮,设定数值为14,14袋摸起来还烫手的中药“排着队”跳进盛药筐里。“我们根据医生处方单设定包装数。”小薛从包装机上取下处方单,签上自己的名字,连同标有患者姓名、取药号、中药剂数的单子,一起放在盛药筐内,送到取药窗口。
    人歇,机器不停。11点,煎药室留一个师傅值班,小薛和其它同事拿着饭盒去食堂吃饭。“因为机器长时间超负荷工作,问题不断, 为了不耽误煎药,遇到小毛病师傅们自己动手修,大问题只能找厂家维修人员。值班师傅正和记者聊着,小薛和同事陆续回来,最后一个师傅回到煎药室的时间是11点半。
    无一例外,吃过饭的师傅们没有片刻休息,就分别回到自己负责的煎药机旁,埋头干活。下午三点,忙碌了一天的小薛松了口气,“下班回家!”“站了一天,累不累?”面对记者发问,小薛憨憨地笑了,“习惯了。值晚班的药师更辛苦,要经常加班加点,把当天下午四点前开出的代煎药煎好,这是规定。”

    调剂员:足不出户 调剂室内日行20公里

    离代煎室一墙之隔的,是专门为代煎药患者配药的小调剂室,一眼望去,两排容纳几百味中草药的“药斗”,两排存放中草药的货架。 48岁的老刘戴着口罩,忙着把堆放在外间的中草药箱搬进来,一箱箱拆开,取出袋装中草药,搁在货架上。老刘的职务是库房周转,负责搬运和往“药斗”里添补短缺药材。从业多年的老刘经验丰富,“根据出诊医生的开药特点,我们预估出每天的用药种类和用药量,要求厂家按我们的预估量每天来送货。送来的药当天基本能用完,库里只存少量药材,一是节省占地,二是厂家的中药储存条件更优越。”与老刘搭档是两名负责抓药的调剂员,拿着小秤,不停地往返操作台与“药斗”间,看见短缺药材,随时提醒老刘补上。在看似摆放无规律的货架上,老刘能精准地从几百味中药材中锁定“目标”。
    相比小调剂室,大调剂室更显忙碌。四名调剂员、一名复核员、一名库管周转组成一个“协作”小组,大调剂室共设六个小组,分工负责六个窗口取药服务。
    “调剂员抓药,复核员挑错审核。”负责人郑药师说,大调剂室的服务对象是无需代煎药的门诊抓药患者,每天平均出药量13000-15000剂。平均20秒,每个调剂员就要出一剂药,一天下来,虽然足不出户,也相当于走了20公里的路。一名调剂员曾经在脚上绑了计步器,计算一天究竟能走多少步,计算到半天的时候,计步器显示的计步数是5000步。“手脚不麻利不行,面对雪片一样的处方单,调剂师只有脚步不停,才能与医生开处方的速度保持一致,让患者尽早拿到药。”郑药师说。
    “一名调剂的药师要为医生开出的处方调配汤剂,比起西药和中成药要花费更多的时间。以前,一张处方最多14剂药,每剂药平均12味以下。现在,越来越多的肿瘤患者、外地患者、出差患者,开一次药少则20剂,多则90剂。每剂药平均20味以上,单味药的剂量也是增多减少。”
    和不停走动的调剂员相比,复核员坐在操作台旁边的椅子上,看上去显得轻松不少。但郑药师的一番解释改变了记者的想法,“复核员的工作不比调剂员清闲,这个岗位对从业素质要求很高。按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规定,需要考取难度较大的‘主管药师’证书,具备主管药师资格的人,才能做复核工作。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对照处方单,核对每一位药师配好的药,除了要认准认全几百味中药,还要细心。调剂与复核都需要时刻保持清醒,复核药师不但要把调剂的药味复核清楚,还要对处方中的药量和配伍进行把关。“经常是半天下来,就已经头晕眼花。”一名复核员说。
    除了累,调剂室的工作人员还要承受中药粉末带来的粉尘污染。“风扇的扇叶每隔两天就蒙上厚厚的一层灰,必须拆下来清洗,即使这样维护,也挡不住这几台风扇隔三岔五的‘罢工’;夏天穿的白大褂,粉尘和着汗水,一天就变了颜色。长期在调剂室工作的人,最容易患上静脉曲张、鼻炎、咽炎等慢性疾病,药房的药师每年都有因腰疼在骨科住院的。”郑药师说,超过40岁的人,在体力上很难适应紧张的中药调剂工作。

宜都市中医医院

医院地址:宜都市陆城城乡路81号

邮政编码:443300

电 话:0717-4830666

E-mail:yuanban@yc-hospital.com.cn

急诊科电话:

0717-4831999

  • 微信

  • 公众号

版权所有: 宜都市中医医院 备案号:鄂ICP备18026398号 技术支持:湖北红点互动